[风水与大官]风水 | 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

[风水与大官]风水 | 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

风水 | 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僚溪山水不易观,甲上罗经山顶起,西北帘幕应;南方天马水流东,仙客朝拜中;十代年中官职旺;这是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写给大弟子曾文辿的《地鉗记》,一提61

风水 | 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

僚溪山水不易观。甲上罗经山顶起。西北帘幕应;南方天马水流东。仙客朝拜中;十代年中官职旺;这是殿堂级风水大师杨筠松写给大弟子曾文辿的《地鉗记》。一提到风水可能多数人会认为这是封建社会遗留的一些迷信活动。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有关于风水的一些现象还真不能全盘的否定。其中的真假和可信度往往和从业者的自身水平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杨筠松塑像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风水师是很多的。但被尊称为风水大师的就很少了。能够称得上殿堂级大师的那就更是寥寥无几啦。本期我们就来聊一聊这被后人尊为风水祖师的杨筠松。今天的信宜市镇隆镇八坊村人。家中一共有兄弟三人。年少时便聪颖过人。尤其喜欢读一些玄学风水之类的书籍。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考上公务员了。也许是身怀独特技艺的原因吧。杨筠松的公务员之路还算是一帆风顺。到唐僖宗执政时期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也就是皇帝有关风水方面的事情都会找他咨询。相当于国师的意思了。杨筠松云游图因为职务和爱好的原因。杨筠松就把宫廷中有关风水玄学类的书籍看了个遍。这无形中就让他的风水功力得到了大大的提升。有关风水玄学等方面的典籍在民间一般是很少能够见到的。当时的历史背景是。在唐僖宗执政时期已经是大唐的末期了。那时的朝廷非常的腐败。其中有王仙芝和黄巢领导的起义军给唐王朝带来了重创。黄巢领导的起义军攻破了唐王朝的心脏长安。杨筠松被迫逃离京城。几经辗转后到了今天的江西赣州。无事可做的杨筠松只好以给人看风水为生。但他的这个所谓生意可不像今天的有些风水师那样。有时遇到贫苦的家庭还会拿出自己的微薄积蓄资助对方。由于他的这种行为再加上因他的风水指导使很多家庭由贫致富。人们便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杨救贫。杨筠松在游历途中遇到了一个叫曾文辿的人。两人在沟通后发现双方都是风水玄学的爱好者。令到曾文辿敬服的是杨筠松的风水功力。于是便拜杨筠松为师潜心学习风水知识。后来曾文辿也成为了中国风水史上的一位殿堂级风水大师。曾文辿画像在杨筠松的几位弟子中除了这位弟子曾文辿之外还有一位叫廖瑀的。在风水界有个无人不知的三僚村便和他们师徒三人有关。在多年的游历生涯途中。大弟子曾文辿有了个想法。应该找个风水极佳的地方定居下来。其实杨筠松也是有着同样想法的。有了固定居所后可以让他的风水绝学更好的得以传承。于是杨筠松就让曾文辿先行寻找风水宝地。曾文辿就很兴奋的告诉师傅说找到了一块风水非常好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山环水抱。将来一定会出大官。待杨筠松实地勘察以后便否定了这一说法。原来这个地方的山基本都是秃山。杨筠松的风水结论是。这地方只能出大盗。三僚村地图后来。这个地方在他看来是非常满意的。山形有五虎下山之势。而且山势两头的水口部位就像两头狮子的口。因而整个布局在他看来就是五虎下山。但当师傅杨筠松看了山势后说道。是出不了什么大官的。风水实操水平大增。于是又找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前有金盘玉印。学的角度也已经证明了天地宇宙星系间的运动和磁场对地理环境的影响。我们应该有着不全盘否定。不盲从的科学辨别观点。科学的认识风水。更是一门学问和一种文化。

出一品大官的风水宝地

大地无言看气势。还要看内在气势。外在气势只是形。内在气势才是质。顺便牵涉的一个问题是。坟墓风水!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欣赏什么样的地形。为什么会使用上的是这样的地形。完全可以折射出其人的“在用事和教育后代的问题上的成功与否!所以风水没有“先验性”只要用到那种所谓风水宝地:就能永保荣华富贵。回答是绝对否定的。只要是心向到位的人。也能走向荣华。心向决定成败“这个古今同理”坟墓风水不能决定后代的成败。但可以检验其后代成败的某些特征。关于祖坟风水问题。要有正确的认识。有风水吗。回答是肯定的——有。回答是否定的——不可能?顺其自然。事在人为?过去的事已经过去。形成事实的事项是不能逆转。关健是正确面向未来。在今后的自然、社会活动中。不犯糊涂。由墓葬风水的联想是。如何欣赏、喜好。也能透过这种心理演变“解析出其人潜在的内质”风水能看出某种心理活动的因果关系。也可以改造潜在的某些内质。现实的特征是某种特定的成功。也许就是渊于某一微小观念的萌发。但风水不能代替一切。风水改造力度仅仅在于作用于其心理活动。能否实现最终决定于行为人个人的悟性和努力。风水从优。心术不正。难为风水。好地变绝地;心术正派。总是赢家。心胸太窄。过于自私自利。风水做不好。见于历史上风水书记载的事实是。

平洋龙风水出哪些大官

0

风水大师可以自己做风水。哪他们的后代子孙必定做大官。这话对吗

风水大师可以自己做风水。哪他们的后代子孙必定做大官。这话对吗

当大官风水山形图

墨子的《大取》有什么现实意义?